一直在寻找比较优势

(原标题:壮丽70年共和国地产印迹访谈系列|?王石:大道当然 以梦为马) 生命无论长短,激情和好奇心很重要。站在整个人生角度,管理企业与登山不无关系,同样需要坚韧的意志...


  (原标题:壮丽70年·共和国地产印迹访谈系列|?王石:大道当然 以梦为马)

  生命无论长短,激情和好奇心很重要。站在整个人生角度,管理企业与登山不无关系,同样需要坚韧的意志和不懈的精神,而登山,更如人生一样,虽时常遭遇无常,但只要坚持初心和登顶的方向,终会成功。登山是人生的浓缩。曾经因为做企业而有机会登山,而我仍需要不断继续攀登一座峰,就是每个人心中的那座挑战自我的山峰。——王石

  过往的美好时代属于房地产。在行业群星闪耀的企业家中,万科创始人王石是那颗最亮的星星。随着那场记入中国商业史册的宝万之争落幕,他选择了淡出一手创办的企业。

  然而这个拥有传奇色彩的地产人却从不曾远去。2019年8月18日,王石现身2019亚布力论坛夏季高峰会,开场调侃了一天前柳传志号召青年企业家血脉偾张的演讲,自嘲自己年纪大了血管有点硬化,贲张也要有节度。

  这样的表态显然与大众熟知的形象大相径庭。过往的王石无疑归属血脉贲张之列,之前他为自己生命意志的张扬而自豪,某种程度上带着某些炫耀的色彩。

  如今他感兴趣的是演讲的水平和节奏,评价柳传志的发言节奏把握得非常好。这个曾经颇蹙舞台,不善表达的地产大佬,对演讲的驾驭已然游刃有余且颇为享受。

  稍早些的2019年1月9日,王石在深圳保利剧院发起了一场“回归未来 感恩时代”的跨年演讲。除了领衔演讲秀,王石还与嘉宾郭台铭马蔚华冯仑、俞敏洪、姚明、郎朗等进行互动,从不同视角讲述改革开放带来的光荣与梦想。这给好奇者增添了一个全新的观察视角。

  他说,自己情商并不高,但一大优点是能够看到别人的长处。改革开放40年我们积累了相当的智慧,足以构建对于未来的想象力。展望未来,尽管依然会历经风雨,但中国模式的企业终将崛起,影响世界。

  相比这场宛如一个时代协奏曲的演讲,一年前的跨年演讲则是王石的独角戏。2018年1月23日,他在水立方以“回归未来”为主题,从家庭与亲情、认知自己、创业生死、企业家精神和百战归来再读书等方面分享生命的起源,反思人生应该更多去表达爱,如何才能把自己看得更清楚,这将对每个人的生活产生的影响。

  时针转回30年前的1988年——王石准备演讲的起点。他身上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1988年11月18日,创立4年的万科参加了深圳威登别墅地块的拍卖,最终以2000万元竞标价胜出,楼面价大大超出周边售价。时任深圳市规划国土资源局局长刘佳胜质问王石:怎么出这么高的价格?不是在瞎胡闹吗?

  在此一年前的1987年12月1日,深圳举行了新中国土地第一拍。一个月后,广东省人大通过《深圳经济特区土地管理条例》,规定土地使用权可以有偿出让、转让。王石关注到了这一变化,意识到土地制度的松动是一个机会,新的产业或将崛起。

  王石承认拍的威登别墅地块是一张昂贵的入场券,但在行动上绝不收敛。一个月后,万科又与深圳市宝安县新安镇合作,投资固戍村皇岗岭万科工业区。

  第二件是那一年万科进行了股权改造,由国营公司向市场经济转化,企业内部制度和核心动力发生了转变。“如何界定产权,创业者贡献怎么算?基于牌照是国家的,虽然它没有投资,也没有担保一分钱,最后形成国家股60%、企业股40%的混合制。”王石事后回忆。

  “作为独一的创始人,本来40%应该全归我,或者说至少占大头。但下来第二天,我非常明确宣布放弃,其他人哪还好意思要,后来这些股权被简单处理,作为种子基金投到万科的公益基金里。”

  放弃股权的理由是,在中国名利只能取其一,王石更看重名,所以舍弃利。“我的志愿不是当所有者,而是管理者。”他仅拿出两万块钱存款买了一点股票。

  1988年11月21日,万科的股份化改造方案获得深圳市政府批准,发行了中国第一份《招股通函》,公开募集社会资金2800万元,由此成为最早完成股份化、以及率先上市的地产公司。

  这次敢为人先的股份化改造,不仅让万科摆脱了上司“深特发”的控制,而且避免了许多民营企业创始合伙人之间的冲突和震荡,养成了系统的职业经理人文化。此外,还扩大了资金规模,为未来的成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从1988年年底投标买地开始,万科正式开启了地产经营的新纪元,随后王石对房地产行业一系列触及灵魂的影响事件依次上演。

  万科在成长中绝不缺乏风浪。上世纪90年代初,雄心勃勃的万科进入第一轮自发式的急速扩张,尤其是1991年确定“综合商社”发展模式,实施多元化和跨地域经营战略,触角延伸到了地产、零售、证券、工业、文化。1991年,万科的营业额和利润分别达到3.5亿元和0.3亿元。

  面对日益庞杂的“万科系”,年轻的王石一度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他曾有过描述,“中国的改革开放给企业许多盈利空间,掩盖了企业的试错损失。”

  1992年,发表南巡讲线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发展房地产若干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房地产业是一个新兴产业,将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在文件精神的刺激下,房地产市场急速膨胀。万科确立了以房地产为核心业务的发展战略,把握住了机遇,广泛出击,投资遍及华南、长江三角洲,以及渤海三大经济圈的13个城市。

  客观来说,万科之所以能实现第一轮扩张,与其率先在1991年发行A股、1993年发行B股以及增资扩股等密切相关,为其他房企无法比拟。

  多元化的弊端开始暴露。截至1994年底,万科已然拥有24家子公司,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商业贸易、咨询服务、影视文化、饮料及食品生产、广告经营、印刷品设计、电分制版等若干行业。 “多元化是原来的正确道路突然发生裂变的正常反应。”王石说。这也是一个创业之初没有经过工商管理科班训练的企业家,在行业选择上所必须走过的“弯路”。

  给多元化“踩刹车”的转折点出现在1993年的上海务虚会上。背景是,1993年4月1日以来,中央提出了“防止经济过热”的警告,一系列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的措施先后出台,房地产行业也感觉到寒流的到来。万科提出了放弃综合商社的发展目标,确定了城市居民住宅开发为主导业务,并提出加速资本积累,形成专业化和规模化经营的发展方针。

  及至1994年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斗争”,王石被逼着下决心走专业化的道路。当年3月的一天,彼时国内最大证券公司君安证券掌门人张国庆去办公室看望王石,仅仅待了5分钟,他扭头就走了,只留下一句“我要对你投不信任票。”

  离开之后的张国庆写了一封《告万科全体股东书》,发起召开股东会,联合4家股东要求王石下台,理由是王石搞多元化经营,股东不知道万科是做什么的。

  “君万风波”是第一次有股东对一家上市公司的经营提出异议。侥幸过关之后,王石开始对主营业务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思考,下定决心做专业化,对非核心企业关、停、并、转。这就是万科历史上著名的“减法理论”。

  那些在日后创造辉煌的人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专注和坚毅的个性。从1994年起,万科开始分期转让在全国30多家企业持有的股份。当时王石甩卖了很多资产,最后实际上主要剩下了两家:万佳超市和万科地产。举棋不定的王石在办公室拿了一张白纸,把能够想起来的公司里的人才,随意的写了满满一张纸。最后他惊讶的发现,原来他认为优秀的人才80%都在万科。决定在这一刻做出,王石毫不犹豫选择卖掉年销售额十几亿元的万佳超市。

  万科的收缩与调整一直延续到2001年。变化在于,一是从多元化经营向专营房地产集中;二是从多品种经营向住宅集中;三是投放的资源由13个城市向北京、深圳、上海和天津集中。也就是说,万科走的不仅是经营领域的专业化,也是地域专业化战略之路。通过做“减法”,万科不仅成功的度过了宏观调控带来的紧缩时期,更为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00年8月10日,万科获得华润配股融资6.25亿元,华润代替深特发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这个安于扮演万科财务投资者角色的大股东,让管理层拥有充分施展空间。

  在背景强大的股东金融支持下,万科又一次进入快速扩张期。短短三年万科先后进入成都、武汉、南京、长春、南昌,佛山、大连等12个城市,营业额跃升到63.8亿元, 登上了上市房地产公司第一的宝座。

  高度专业化,创造核心竞争力,推动大规模生产,全面提升产品质量与服务,这种清晰的公司战略,使万科在做减法的同时却完成了业绩稳步增长的乘法。

  2004年的万科交出了一份出色的成绩单,业务增长近80%,单一公司产量已交付117万平方米,位居世界前茅,营业额在国内房企夺冠。“房地产界思想家”冯仑写了一篇《学习万科好榜样》的文章,不吝溢美之词“今天看到一个优秀和正走向伟大的万科。”

  这一年,王石提出了明确的扩张战略:由专业化到精细化,实现有质量的增长。也就是说,不仅要加快扩张的步伐,做大规模,还要提高资金的回报率。

  这个定位为中国住宅行业领跑者的企业,开始引领行业发展的方向,全方位走到了行业发展的前沿。

  此后的万科在规模上高歌猛进,只用了3年就做到了500亿元销售额。及至2010年,销售额首次突破千亿的万科冠盖全行业,成为整个商界的巨无霸企业。

  规模上的领先让万科成为房地产行业的老大,这是外在的面子;价值体系的确立和企业文化的积淀,塑造了万科个性清晰且内涵深厚的品牌,这是内在的里子。

  王石性格里有不一样的洒脱、坚毅与抱负。与1988年股份制改造放弃股权一脉相承,从最开始的赚钱,慢慢过渡到了做一家企业,最终奔向做一份优秀的事业。这一切被记录在如今万科深圳大梅沙总部一个近200平方米的展厅内。

  位于深圳市黄贝路口的天景花园是万科第一个住宅项目。这个占地面积1.221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09万平方米的项目一开始就进行得颇为坎坷,据说造样板房的100万元是向铁路支行借来的救济款,地块开发初始资金是从茶馆里找来的。最大的困难在于楼面地价已超过2800元/平方米,而周边房价仅为1800元/平方米……

  为了把天景花园打造成为精品社区,1989年初,万科派出冯佳任团长的香港物业考察团,到香港主要的任务是偷师香港的房地产经验。

  在天景花园上万科做了许多个堪称国内首创的模式。比如在项目工地现场建起了内地楼市最早的一套样板房;在工地导入了VI系统,是内地第一个进行工地包装的楼盘;完整借用华侨城旅游区的规划概念,宣告了国内小区概念规划的诞生。

  此外,急于把项目快速地以理想价格售出的万科在1989年7月22日的香港文汇报打了一版广告,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内第一本楼书应运而生。

  更重要的是,初涉房地产的万科借鉴SONY的客户服务理念,在天景花园提出以“优质服务”为突破口,同时,天景花园还诞生了国内第一个业主委员会。这意味着王石已经开始构建企业价值观,直接影响到万科未来发展过程中的品牌形成和发展。在国内房地产公司中,万科是第一个将自己的品牌作为一整套体系,来宣传和推广。

  从全国首创物业管理概念而响彻全国,到成立全国第一个业主委员会的成立,万客会的诞生,到后来“建筑无限生活”品牌理念的提出,万科的企业价值理念得到切实地行为化,深入员工的内心,引发他们相应的行动,形成了具有强大力量的企业文化。

  据称,万科的工作牌后面有个小卡片,上面印着万科的核心价值观:客户是我们永远的伙伴;人才是万科的资本;阳光照亮的体制;持续增长。这种价值观和文化,甚至成为万科产品的特色包装和特有的品牌价值。

  确立企业价值理念、企业文化的积累、品牌的构建等软力量打造使得万科如鹤立鸡群般站到了房地产企业难以企及的高度。

  当然这依赖于创始人王石,不仅以其个人价值观念构建起万科的企业核心价值观念,同时也通过个人的不懈努力推动品牌塑造和外部传播。1998年,因为疾病之扰,王石制订了自己的登山计划,此后一发不可收,王石用文化的双脚走中国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开创了一种逐渐广为金领阶层推崇的健康而富有品位的生活方式。

  2001年6月,王石成了摩托罗拉A6288手机的形象代言人,媒体竞相报道,人人都惊愕不已。王石为中国移动全球通代言的广告在央视热播,同样令人惊羡。诸如此类广告、个人事件营销等在王石身上屡屡呈现,而王石在公众场合的每一次亮相都不同程度地演变为万科品牌的“路演”,媒体在像追星族一般追逐王石时都自觉不自觉成了万科的义务宣传员。

  关于王石的特立独行,业内充斥着各种传说。王石曾在湖畔大学的演讲中将自己定位为“顽石”——一个有棱角的石头,有坚持的目标与原则。

  他总结激发自己不断奋斗的两大动力源泉是自卑和自私。自小非常喜欢体育的王石,尝试过各种球类和田径项目,都找不到感觉,这让他一直有自卑心态,也不服气,一直在寻找比较优势,成为个人与事业不断前进的一种动力。

  在王石的别样解读中,不仅是自卑,自私也是一种前进的动力。1983年,已经在广州外经委做到副科长的王石决定辞去令人羡慕的工作,私心在于再往上升职完全是听天由命,几乎看到了这一辈子的尽头。不安于现状的他只身来到了深圳,要换一种活法,按照自己的愿望和想法,实现个人的野心和追求。

  对于外界津津乐道于王石的独特,包括“不行贿”、“利润超过25%的项目不做”、“在年富力强时退位”(选择放手一线事务去发展个人兴趣爱好),却被王石总结为成就事业的三条标准线。一度被解读为哗众取宠,却一鸣惊人,给王石增添了更多话题和传奇色彩。

  在房地产行业钱权交织的灰暗背景下,“不行贿”无疑是石破天惊的说法。很多年以后,罗振宇见到王石,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都说你不行贿,这是真的吗?一个地产公司说不行贿,说破天我都不信。王石反问,“我为了实现自我,为了有尊严,来到深圳创业,为什么要为了挣钱而失去自我呢?”

  他将不行贿总结为底线。一句相对中肯的评价说王石是一个“被逼出来的圣人”,与其说是他感性选择的结果,不如说是他对长远的商业利益精明计算的结果。

  客观的说,基于“不行贿”的阳光照亮的制度设计,万科不能靠拿地或者其他非市场因素来赚钱,只能专注于挖掘专业能力,打磨产品,做好服务,反而促动万科成为产品设计和研发的标杆。

  从1992年开始,万科不做超过了利润25%的项目。这同样是一句天方夜谭式的爆语。当时房地产行业流行的一个说法是,如果有一块地和别人合作,低于40%的利润基本没人考虑。

  王石将之总结为做事业的中线%怎么来的?凡是带有投机性的项目都不要做,要考虑长远发展。”他以当年万科做摄录像举例,分析8年间做摄录像设备的整体财务状况,结果是惊人的赤字。“市场是非常公平的,原来超额利润怎么挣回来的,市场会全要回去,还会惩罚你。”

  1999年王石辞去公司总经理一职,仅保留董事长一职,在年富力强时选择放手一线事务,主动退出了万科的经营核心。在王石看来,在企业家很能干、头脑很清楚的时候,要适当的让位,适当的让步,让年轻人去做下一代接班人,这是成就事业的高线。

  “我曾经说过万科只做住宅。但如今的万科已经不纯做住宅,定位是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这是郁亮带领的团队探索的路线,我是被动认可的,但我接受改变方向。”王石说。

  在辞去总经理的一年前,王石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接见,他对房地产的市场走势和看法得到了最高层的充分肯定,无疑让王石光环加身。

  之后的王石开始频频为行业代言,发起中城联盟,并被推举为首任轮值主席。 2000年6月,王石发起组织“新住宅论坛”上海大会,倡导和推动“新住宅运动”。

  超脱于个体企业之外,致力于重建行业秩序和公信力,这让王石的一言一行成了行业表率,在房地产行业一度让人高山仰止。

  在地产行业的发展过程中,王石当仁不让成了主角。在地产之外他的经历更堪称“开挂”,个人才艺涵盖登山、帆船、赛艇、拍广告等等。

  常人看来不可逾越的藩篱,却被王石视为需要拥抱的挑战。1999年到2004年,从非洲到亚洲,从乞力马扎罗到珠穆朗玛峰,王石在短短5年里完成了对世界7大洲最高峰的攀登,似乎已没有他征服不了的高度。

  一位明星企业家背起行囊,用双脚一步步去丈量各大洲的高峰,探索未知领域,在当时是一种很酷的行为。特别是2003年, 王石以创纪录的52岁高龄登上珠峰,被认为是将企业家领袖精神诠释到了极致,偶像就这样诞生了。

  然而身处舆论的焦点,享受镁光灯的照耀,收获的不止是掌声和鲜花。一言一行的不当,都会被放在放大镜下,接受口水和笔墨的讨伐。

  王石第一次被声讨是“拐点论”。 2007年12月13日,王石在清华大学国际交流中心参加“中英低收入人群住房解决方案比较研究”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楼市拐点是否出现了?”王石回应认可关于“拐点论”的说法。

  直率的大白于天下之辞,一石激起千重浪。最初只是王石对市场状况的研判,“拐点论”却在很长时间内成为各大媒体、街头巷尾的议论热点,甚至掀起市场的狂风巨浪。

  提出拐点论之后,万科在上海、深圳、成都等地拉开了降价的帷幕。这让王石背负了“行业叛徒”的骂名。因为降价,万科在杭州的售楼处被业主砸了。更大的压力来自各地政府。2008年5月,某城市召集开发商开会,万科当地公司不在受邀行列。会议内容可以用八个字概括:不许降价,远离万科。

  “同行的猜忌可以理解,地方政府的不情愿也可以理解,但是‘远离万科’的说法令人担忧。”王石说。

  更大的风波紧随其后。2008年5月,万科为四川地震灾区捐款200万元。王石做出“万科捐出200万是合适的,普通员工限捐10元,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的表态引发了铺天盖地的质疑、不满、嘲讽、谩骂。迫于舆论压力,王石公开做了道歉。

  实际上,王石骨子里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后来他在一次讲演中将此称之为至暗时刻,“对我来讲,2000年之后各方面一直比较顺利,个人登上珠峰,企业也名气越来越大,感觉挺不错的,但2008一下子归零了。”

  此前一直享受着名和利皆无比得意的王石,在57年那一年,人生进入了一个向内思考的阶段。

  从神坛上跌落的王石此后沉寂了很久。尽管万科的发展一如既往的迅猛。2010年12月,王石在万科中心一次青年创业学员的演讲中透露未来3年赴欧美游学的计划。2011年,在千亿万科未来如何发展的喧嚣讨论中,王石奔赴哈佛求学。

  “我只是完成‘万科’这件作品的其中一人,不会把它当成我的儿子。能力尽到了,任务完成了,虽然有感情,还是要走的。”王石说。

  尽管日益淡出具体的公司事务,王石仍旧是万科的精神领袖,影响超出时间和空间的跨度。2013年11月,全球最具影响力50大商业思想家榜单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人的面孔,王石赫然在目。

  两年之后,游离于万科之外的王石被拉了回来。一场股灾让资本市场价值被严重低估的万科成为了宝能掌门人姚振华觊觎的猎物。宝能系利用前海人寿建仓万科,拉开了一场叠加使用保险资金和高杠杆资金控制目标上市公司的创新冒险。

  在多次举牌之后,截至2015年12月11日,宝能系持有万科股份的比例达到了22.45%,坐上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这让万科长久固守的利益格局被解构,命运走向未知。

  6天后,王石在万科北京公司发表了一场内部讲话,陈述了自己与“宝能系”掌舵者姚振华一次私密的深夜会面,他描述称自己当面告知对方“你的信用不够”、“万科的管理团队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当大股东”。 这种僵硬、不留情面的反击将万科股权之争推向舆论焦点之下,被外界视作引爆危机的导火索。

  围绕万科控股权的争夺,一度硝烟弥漫,好戏连台。宝能提请罢免万科全部董事;华润派驻董事举报万科管理层程序违规,并投票反对引进深圳地铁的“土地换股权”;中国恒大横插一脚中途杀入……

  宝万之争的终局是,2017年1月12日和6月9日,华润和恒大先后将持有的万科股权协议转让给深圳地铁,将其推上了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宝座,表态欢迎深圳地铁的宝能选择逐步退出。

  2017年6月21日上午,王石在朋友圈中发表谢幕词: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万科新一届董事会候选名单中。

  如今解甲归田的王石徜徉在游学和赛艇中,时不时以演讲的方式回归。细心者可以从他的演讲中窥见一丝变化:前期蹦出来的往往是梦想和伟大这样的词汇,后来逐渐增加的是挑战各种可能性,追求生命厚度和灵魂深度的话语,如今则能读出更多智者的平和、豁达和淡泊。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